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的谢幕与重生

姚看江湖
关注

blob.png

6月21日下午,互联网前沿沙龙PRO举行,相关领域专家就人工智能对于新闻业的影响进行了主题分享和圆桌讨论。腾讯研究院发布了《人工智能时代:新闻业的谢幕与重生》报告,并就新闻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及新闻业的意义进行了思考和论述。以下为报告全文:

对于新闻业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生产端,媒体终于迈进自动化门槛。机器人替代普通劳动力不仅发生在富士康等制造业,如今也进入智力密集的新闻业。腾讯DreamWriter如今已累计生成了三万多篇稿件;全球最大通讯社美联社早在2014年7月开始使用机器人新闻记者撰写财报新闻。

在分发端,以天天快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个性化阅读客户端,也在掀起一场巨大的变革:把新闻的编辑发布权从人让渡给算法。当然,算法终归也是人来编写,但是主导这一过程的不再是传统的编辑,而是程序员或者由程序员和编辑组成的跨界小组。门户网站在勃兴十多年后又掀起了一场自我革命:那些最初招聘来的编辑将何去何从?在这之外,社交网络则扮演着更为主流的新闻分发平台角色——你的亲人、同事、朋友正在成为决定你每天看什么新闻的那个人,从这点看,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人际分发的乡村田园时代。

在接收端,深度阅读可望不可及,纯文字的传统阅读变得更为小众化和精英化,图片和视频开始升格为21世纪主流文本表现形式。微信公众号一篇图文的平均阅读时间只有区区80余秒,全球用户都在经受注意力涣散的阅读大转折。新世纪的数字难民,不再是无法接入互联网的人群,而是沉溺在互联网海量信息之中无比焦虑的网民。这无疑极具讽刺:我们面对着信息的大海,却依然干渴难耐。海量信息在拓宽消费选择边界的同时,也加剧另一种短缺——过滤。

过去,传统媒体扮演着信息过滤器的角色,这也是法兰克福学派所批判的“景观社会”——媒体只对社会做有选择性的呈现,最终受众得到是一个扭曲的景观。今天,人工智能是否能够呈现一个更加客观还是更加扭曲的社会镜像?人工智能之于新闻的影响,是正向还是负向、是技术性的还是根本性的、是短期还是长期?回答这些疑问,首先还需仰赖于以下几个问题的解答:

“第一,相比其他行业,新闻业是否存在特殊性?”

我们从新闻客户端中点击一条新闻,与我们从自动售卖机中购买一听可乐,这两个动作是否可以等量齐观,如果是,其区别只不过一个是为了满足大脑、一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那么我们完全不必为新闻业的跌宕起伏而担忧。但如果我们承认,新闻不是一种简单消费品时,那么衡量其价值的标尺,也不应该只有产值、活跃用户数这些资本市场感兴趣的维度。毕竟,在西方社会,媒体长期扮演着立法、司法、行政之外的“第四权力”的角色,它不仅取得了商业的成功,同样也扮演着社会守夜人的角色。这一点也表现在好莱坞的价值观中,从《罗马假日》到《纸牌屋》,新闻从业者人物设定的主流都颇为积极、向上。

“第二、人工智能是否将全面替代记者编辑?”

现阶段,无论是自动写作软件、还是视频自动剪辑,都不过是对传统新闻从业者的初级拟态,从这一点看,人工智能短期内取代的主要是菜鸟写手,媒体老炮们的地位依旧岿然不动,理论上不会引发新闻业大规模的失业浪潮。但是,如果未来人工智能加速进化,发展出不同于图灵机之外的技术逻辑,那才是新闻业真正的凛冬。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2018高科技产业投融资论坛报名及项目提交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